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96|回复: 4

[老帖]静静的温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27 21: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西祠胡同 http://www.xici.net/b211390/d9815087.htm

一夜一香一梦 发表于:2003-4-4 18:34:07
      
静静的温柔        

 今日的夜是特别安祥的,很久,没有听过《夜色温柔》没有听到过柴静了。现在捂着这一杯热茶,想起她,然后留下这些散乱的文字也是因为北京的那位好友。说实话,我并不了解柴静,没有写过信,没有通过电话甚至没有见过面。所以写下的这些有关她的文字,是纯依心灵相交的那一点慧悟吧……        

 第一次接触她的声音是初三的一个夜晚,我无意中将指示键放在了RAIDO上,于是那样的一个声音在那样的夜晚渗入了我的灵魂,而在此之前,我是从来不听广播的……
我想,最贴切的去形容柴静这样的一个女子是应该用:静静的温柔的。因她总是很用心的去向你推展着文字,将她敏锐洞悉的那种世事的涵厚,不着痕迹的纳入你的心底,有种随性的自然,这是极度感性的她。但她更是睿智的,决不轻易的将自己的情感掺入其中,总像那一个脱身于物外的精灵静静的静静的吟哦着你我心底的情愫。        

 通常我是不听《夜色温柔》最后一个环节〈深夜私语〉的,因为这样的一个名字太过爱昧失却了本源。尽管柴静开设了如:《诺言》、《礼物》、《依靠》、《我的三个愿望》这样的主题但总显得有些嘈杂的散乱。我还是喜欢听《人间世》和《尺素寸心》,因为在那样的时间里是绝对自由的,不论是我、还是柴静自己……        

 《夜色温柔》其实是印时印景的,和菲茨杰拉德并无甚关联,后来才知道其名得来纯属偶然。听多了《夜色温柔》发现柴静是很喜欢林清玄,喜欢郑智化的。我想她喜欢的是那种卓立于世外的一份心境吧,但她自己却是沉谧而通透的,每当你想从声音里文字间抓住这样一个女子的思绪,窥一点她直白的心灵时,你就会觉得无从言喻。因为她简单,淡然得平凡,因为她深厚,豁蕴得丰富。就像她自己说的:“人的一生中,一定有一些经验,是属于私人的,不会被剥夺,也无法与人分享。所以,倾诉在本质上是属于诗的——个人的、神密的体验,孤独而又丰满。”       

 说了这么多,觉得着实有些语无伦次了。因为笔墨解读人心实在是我力之不及的,特别是这样一个的深邃灵魂。所以,还是来谈谈《夜色温柔》的音乐吧。柴静为《夜色温柔》选用的背景音乐中最有名的或许是刘星《一意孤行》专辑里的那支《闲云野鹤》。每次听它都有种约惋的疏张。曲中每一下月琴丝弦的拨弹都彰显着震颤的悸动,可曲调偏又是那么的舒雅、柔缓得令人心,变得清悠、剔透。柴静说:它原应无比舒展,却是苍凉的,伴她两年时光……是自由也是孤单。在有雨的夜里,我常常听着曲子想她的这句话。自由是那么奢侈而不可及的东西,所以,它是一定会寂寞的。而孤单的不可共享也就一定是种舍弃了俗念的自由吧,于是,就也竟变得那么难得的高贵了起来。      

 除却《闲云野鹤》我只收集到另两首曲子一支叫:GREEN SLEEUE绿袖子另一支是zamba 希望。GREEN SLEEUE是用陶笛演奏的,声韵是恬淡的高亢。很难想象这么清亮的音色是怎样在浓重的夜色下将我们的灵魂带到那样幽远的空间里的,但是有一点我是肯定的,那就是:有了它——夜色,温柔……     

 说到《zamba 希望》,是很特别的。从名字来看应该是大器而充满活力的,可其实呢?从曲子开头便出现男子的合声并做为配乐的贯穿全曲的反复轻唱着:zamba  zamba让我总觉得那是在唱:怎么,怎么……一瞬间就摄住人心。怎么?希望竟也是如此飘渺的忽幻吗?“怎么”是在求问?还是做答?我闭上眼,如水般的旋律在眼前涨漫,小心的在皮肤上爬过,无畏的前行着,令人感动。于是,夜,再一次的温婉,柔和起来……而柴静,就像是那一位在音乐中点灯的人,以字为芯,凭声做火的燃点着一盏盏心灯,将夜,温柔染亮……
所以我想,有这样一台节目,即使只是将这样的音乐缓缓放出,我们也是能嗅到柴静的味道的,只因她已经融入其中,成了心灯的微光,真切的温暖过彼此的心房,再也挥散不去……       

 现在,杨景接着在做《夜色温柔》,感觉正应了那句:物是人非亦。有了:琼琼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情怀。我是念旧的人,习惯了的东西很难改变,声音也是如此。于是每当想念,就会在节目结束时去听那只一直没变的片尾曲,那是郑智化的《让我拥抱你入梦》。里面唱“让我拥抱你入梦,在我温暖的怀抱中,虽然明天要说再见,今夜,为你守侯。让我拥抱你入梦,在我温柔的歌声中,虽然声音已沙哑,你,就是最美的歌……玩火的孩子烫伤了手,让我紧握你的小拳头,爱哭的孩子不要难过,让我陪着你泪流……”
 
    末了,记得她说过:“靠得住的凭据,只是这一只话筒与《人间世》中灯火簇亮的一瞬……”那么,我想借着改动《用我一辈子去忘记》上的那段话说:“是的,那些暗夜里的音乐,喃喃的人声,从唇齿间流过的一粒粒洁净的字,和一个年轻女子身上曾经留在空中的气息,终生不灭。不灭……火柴的柴,安静的静……”


            友:26号 写            

  纪念声音背后的智慧,我们关于声音故事都会延续

发表于 2007-7-24 16: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我也曾喜欢过柴静的《夜色温柔》,最喜欢柴静在《夜色温柔》时给我们一次又次的感动,好怀念那段时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7-26 00: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十年前的长沙,躺在宿舍床上,听着那夜里温柔的声音.离开长沙已经10年了,也再没有听到十年前的那温柔的从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9 06: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暴暴最擅长挖文物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9 14: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好象以前也看到过这篇.写的很好.饱含了情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5-27 19: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