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61|回复: 2

阅读柴静——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1 05: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阅读她也像阅读我们自己。

用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来重新认识柴静,终于在这个稍微带点寒意的春天晚上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脑子里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句子,就这样开始吧。

也是个偶然的机会。

最近一直在接受王小峰老师的洗脑,一次偶然的从他那里链接到了柴静的博客,被吸引了的我一口气看完了她留下的所有文章,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也颠覆了我印象里以前那个央视小女生的形象。倒是她自己的那段话让我开始下定决心要仔细的了解关于她的一切:

“以前,做电台的时候,我喜欢说,这是一个像流沙一样的世界。那是非常文艺和情绪的字眼,而 2000 年接近 25 岁的时候,我在一本书的扉页上写下:现在是时候该蹲下来观察地面上的沙粒了,观察它们的湿度、密度、结构、流向和探究为什么这样流向的原因。我庆幸,在迈入成年的门槛时,从自我的世界里走了出来,开始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公共事务,关心将自己和这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东西。”      

因为一次个人生活的偶然变故,我用了差不多近半年的时间走出了我曾经习以为常的世界,开始寻找到生活的的意义和真正的快乐,找到了自己要真正追求的东西,完全的改变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许许多多的人和书都给了我帮助,我也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了,就像柴静。

武汉最近的天气很奇怪,象回到了寒冷的冬天。就在这样一个个深夜,我躲在被窝里听着那些她在1998年主持《夜色温柔》时的录音带,看着她25岁时的那本《用我一辈子去忘记》,那本据说是她抛弃掉那些青涩时代的诀别书。我那么好奇的想知道一个当时的那个文艺女青年是怎么变成如今的她。

1998年的时候她大概20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节,在湖南音乐台当深夜节目主持人的柴静当然也有着和我们这帮人一样的文艺情节,热爱着三毛 张爱玲 海子以及《红楼梦》。

   “当年她给我写信时,17岁。一颗颗斜斜的字,是一个人仰面向天时的困惑。

我也不过是社会小角色。一份微薄的薪水,与世无交的天真与乖僻,很多人信里的迷惘也是我的。于是在电台里,原封不动,读出他们的文字,算是我的心声。
      回答人家热线里的问题也不过是几个字:“是,有人在,听到了,懂得。”
      19岁的人,能胜任的,也不过是这些。
      当日的听众今天都四散于各地,他们的电台年代早过去了,生命的微妙与悲喜也已明白了大半,忘不了的,大概是那一段青葱岁月吧?
      ——洗完脸什么也不涂的年纪……初夏躲不过的茉莉花香……为一个人脸红心跳的时刻……一大群人笑笑说说在江边喝啤酒的夜——满江的渔火……早春三月满天空轻摇的细小叶子。最浅最浅的绿,呵,看久了心里会疼。
    还有,深夜听广播时对声音背后那个人的拟想,那支抵死缠绵的歌,和那些不明白为什么会掉下的眼泪。”

听起来多么熟悉的字句,不就是半年之前的自己么,我突然开始联想起我那已经手起刀落的“青葱岁月”,多么想再为那些已经灰飞烟灭的日子矫情的写上几句酸酸的句子,但是已经没了当时的心情,我们都变了.

我试着开始矫情。

我的文艺情节从三毛开始,那个充满浪漫和疯狂的女子给我了关于生命和爱情的初始教育。记得那时多么的迷恋三毛的句子,一字一句的摘抄到小本子上,偷偷的在英语早自习上朗读:

“我突然热泪如倾,爱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那么辛酸那么苦痛,只要还能握住它,到死还是不肯放弃,到死也是甘心。
      父亲,母亲,这一次,孩子又重重的伤害了你们,不是前不久才说过,再也不伤你们了,这么守诺言的我,却是又一次失信于你们,虽然当时我应该坚强些的,可是我没有做到。
     守望的天使啊!你们万里迢迢的飞去了北非,原来冥冥中又去保护了我,你们那双老硬的翅膀什么时候才可以休息? ”

总觉得三毛是我永远绕不开的死结,永远逃不掉的青涩记忆,那朵“哭泣的百合花”寄存着曾经那个懵懂少年对爱情和生活的全部理解,直到后来才慢慢的一一解答,慢慢由生活和别人教会我如何如何。后来的记忆里长满了叫做王安忆和王小波的杂草,两种不能调和的力量在我的思维里潜滋暗长,也整整影响了我20岁之前的生活。

矫情到此为之。

豆瓣小组里很多人特别怀念少女时代的柴静,怀念那个老爱引用《红楼梦》的柴静,怀念那个穿着长裙的敏感而情绪的女孩子,怀念那个一个人仰面向天困惑的年代,我想都该是想起青春期的自己了吧。

2008年,我刚好20岁,这一年对于我来说就像一条分隔线,界限分明的把我的生活和思维分成截然不同的两半。经历了暑假里和年底家庭的重大变故,经历了半年在各处闯荡的失败的求职历程,经历了一次无比疼痛的初恋,开始逐渐理解了家庭 责任和爱情,开始寻找自己的信仰和归宿。

我找到了。

开始看到自己多么的肤浅与无知,于是不再在网络上发表那些可有可无的无病呻吟,不再留恋别人那些病态忧郁的文字,要求自己不再毫无目的的埋怨。是约翰尼卡什教会了我宽容和爱,就是用最大限度的理解去宽恕别人,即使是伤害过自己的人;是张樾告诉我聪明而不失情调的去对待生活;是方舟子 土摩托和王小峰他们告诉我要独立思考,努力求知;是柴静和某些童年梦想提醒自己要葆有一颗热爱他人,关心社会,热爱生活的善良心灵。寒假里我读了两遍《离开微软,改变世界》,伍德为了理想可以放弃很多很多,得到了内心的安宁和快乐,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呢?

遇到的很多事情逐渐让我看清楚了社会和现实的样子,也有过很失望的时候,但终于不再失望。今天晚上突然好想听崔健,当再次看到《一块红布》的歌词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堵,但是我知道某些善的力量正在疯狂而自由的生长,一切都在好起来,我不怕了。

发现自己扯了很远,把题收回来,还是说柴静吧。后来的柴静是因为在2003年在非典中才正真认识的,那个充满探索精神与良知的女孩自此之后就不断的出现在《新闻调查》和《东方时空》里,带着她独有的真诚和反思,她的很多文章能打动我倒不是因为语言很漂亮,而是因为那些充满智慧和良知的思考,总在拨动着我心里留了那个很多很多年的愿望,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实现。

我想当记者,从很小开始。

上高一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成了一份杂志的编外记者,拿到了第一个注册的记者证,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而有始无终,大学时凭着兴趣选了新闻学的课程,也在学院里办过报纸和搞过新闻,但总是觉得离我想要的很远很远,最后的机会是考研,但也因为爸爸的反对和其它的因素不了了之。

我想当一个柴静一样的记者。

2009年,她的话很简单“要说的话,都在要做的事情里,祝大家珍重平安”,如今的柴静不再像以前那么感性,不再用20岁的姿态说起她那个年纪时候的风花雪月和人情冷暖,却有了另一种美。她说自己早早的选择的自己事业和爱情,如今却忙到顾及不了生活,寂寞的可怕。可是很快的,有人说,象柴静这样的人,是我们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守墓者,当然会孤独。

以前做电台的时候她一直这样介绍自己“我是柴静,火柴的柴,安静的静”

        博客自从发生过一些说不清楚的事情后就没有再更新,那就让她最后一篇《飞了》来结束此文吧。

“今天下午北京很特别。

    有人在msn上说让他想起十五年前在凉州,“满天沙尘,骑马跑过腾格里”。

    我在十八楼,窗大开着,满天阴霾,野风吹着,窗帘都卷上天了。鸟尖叫着窜过去,音响开到最大,听崔健的《飞了》,听得我心都抖了。

    他说“你干嘛听他?”
   “来劲呗”

    本来想写点东西,不写了,纪念一下这来劲的感觉。”
发表于 2009-3-2 11: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浔阳江头夜送客的感觉,人生体会细致入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1 09: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秋雨凉夜,夜宿江心乌蓬船,有感慨人间冷暖万千!更有夜半钟声到客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1-17 09: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