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11|回复: 0

李连杰:壹基金危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7 09: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附:

老范的编导手记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PART1: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

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

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

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

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

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

(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

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

记者:你会有失败感?

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

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

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

记者:怎么讲?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

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

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

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

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

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

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

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

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

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

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

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

(李连杰海啸资料)

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

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

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公益 质疑

片花:

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

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

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

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

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

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

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

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

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

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

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

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

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

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

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

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

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

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

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

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

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

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

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

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

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

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

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

记者:对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你干吗去啊?

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

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

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

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

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

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

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

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

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

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

聘请了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博士担任院长。 记者:可能有人为了,比如说简单省事,不要有什么争端猜测,从专业领域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现任的官员,你还是要有所承担的,这个心理准备原来有吗? 李连杰3:这个其实没有,但是因为曾经有人提议过,说让我去做院长,大部分都支持,但有一个人反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都小学文凭都没有,你给他院长,我说对,你这句话说的对,所以就是做了一个调整。 李连杰3:未来的随着中国慈善法将来公益慈善法等等的出来,会有更多的非牟利组织,我们所谓的公益组织会出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才去管理。可能二十年内,中国要建立十所这样的大学,才能够培养专业人才够用。我说其实我更喜欢的不是研究,是拉出去打,在摸着石头过河,过河中去总结经验。 解说:壹基金面临巨大发展的时机,但它也正面临着一个生死的重大关口。采访中,李连杰透露,壹基金计划存在着中断的可能。记者:会有这么严重吗?李连杰1:有。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记者: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或者是?李连杰1: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记者:让你最煎熬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李连杰2: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大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好事,你个人、集体、政府,领导人,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但是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比较费心的事情,所谓头发会白的事情。就是大家都认为好,但仍然不能解决。 3记者:你还说过一句话说,如果你把困难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可能真正的困难就砸过来了,我不明白。李连杰4: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记者:对一些媒体没说过? 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解说:中国的慈善基金分两种:公募和非公募。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在美国,符合条件的民间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登记成为“慈善组织”,注册之后只有税务部门监管。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所以个人的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的公募基金会名下.李连杰的壹基金计划就是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但并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着重大的不便,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的理念。 记者:听上去,比如说你跟这些移动平台的合作,技术问题并不是问题。 李连杰2:我们都谈很好了,您打1331是慈善,1332是救灾,1333就是,你可以细化很多,就像您提出的疑问,大家但是说,我不能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我不能找一个没身份证的人给他一个号码和他合作吧?所以他们都在开玩笑说,壹基金是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记者:那我不太明白了,比如壹基金也三年了,然后呢,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大家都看着呢。 李连杰2:但是他没身份证,他没上学,他在月子里没事。但是在目前它就会被社会很多的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的质疑了,就是它的身份问题到底怎么回事,非公募基金会怎么会跟做公募的项目,它怎么会承接这个项目,它的法律结构是不清晰的。 记者:现在如果说是就给壹基金开这个口子,那别人怎么办,也会有别人提类似的要求,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框架的话还是很难保证的? 李连杰2:是,完全同意。我一直提出一个观点,当时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要设立珠海和深圳两个特区,就是在那里实验,不是闭门造车,实验,当它实验了几年以后有结果了,它可以在十四个沿海城市推广,是吧?记者:这就是改革。 李连杰2:经验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不是坐在那里写出来的。所以在我的思维中一直是说,一定先有飞机,才有航天管制,第一个上天的人谁会管他呢,一定有十个八个以后了,大家说不行不行,得有一个游戏规则,咱们谁先飞、谁后飞,在哪儿飞才会有的。如果永远的大家都等待着法律健全了再做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现在三十年后的成果。 解说:李连杰在说起这些探索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着小时候那个练武术的孩子,那种做事拼命,不知疼痛的倔强。在他的自撰中写到过他童年的一场武术比赛,他头上无意中被刀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他却浑然不知。他写道:“我只记得我的头又湿又热,好像流了很多汗。每跳一下、每踢一次,汗就流得更厉害,不但滴进了我的眼睛,还甩的到处都是。真怪,我心想。 当然,全场观众都惊恐地大叫:“哇啊啊啊!”一边指着我一边尖叫。不过我还是继续表演──出拳、翻滚、跳跃,一点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很热。 “我不能停, 一定要继续。” 记者:你感觉不到血在流吗?李连杰1 :你就一路打,一路就流血,你就不知道,做完这件事,一定要做完这件事。 记者:你一直还是比较幸运的人。你又是一个很拼命的人,你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怎么失败过,但是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 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你觉得他有钱,干吗不批,这么好一个基金,你怎么知道政府要面对的问题,很多问题。记者: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吗?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记者:你是什么人?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再创业。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记者:比如说?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李连杰3:我不会坐在那儿等,在允许的一个游戏规则里,再往前尝试,走的更远一点。我是习惯了跌跌摔摔,起起爬爬的。

记者:你要知道这条路是这么走过来的,再让你选一回,你选吗?

李连杰1:选,还会做。真的。

的错觉可能蛮严重的,其实人都是一个,再强大,那些皇帝们,他都改变不了大自然或者自己的生死,就是在生死的时候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开始呼吸就要生命,没有一个人说有生不死的。 李连杰2:我后来死里逃生之后,有两百多人,不同的颜色,在那个时候对我震撼很大,不同的宗教的人,不同种族,不同皮肤颜色的人,没有问什么,大家在那儿妇女,孩子保护,在做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当有什么东西,是人类共同喜欢的东西,共同认知的东西,我就要去那个方向去找。死亡的冲击就告诉你没有时间了,我脑海中非常清晰的这个信念,时间不多,你必须不能再想,只能做。 (一组李连杰救灾具体镜头的剪辑,汶川、青海、玉树、旱灾、水灾……) 解说:除了频繁的抗灾和援助之外,壹基金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如:羌族妇女就业帮扶,灾区基础建设援建,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生态环保,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的慈善公益论坛,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李连杰认为自己找到了他长期以来一直努力寻求的“快乐”。李连杰3:真正找到一个快乐,是不需要辅助支撑的,不需要房子车,公司,身价去支撑的快乐,是从心里升起来。记者:这个快乐是什么?本质是什么? 李连杰3:因为自我中心没了,自己目标没了。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撕烂掉了,所以他做啥都是一个真孙子在那做。 PART3:公益 质疑片花:质疑纷纷 如何面对?记者: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记者: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激情和理性,作何选择?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从做项目到搭平台,李连杰经历怎样的转变?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面对面柴静专访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 正在播出 解说: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因为公益贡献,李连杰获得了达沃斯主席施瓦布颁给他的水晶奖杯。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狐疑和质问从未断绝。 记者:首先他就会说,李连杰你自己是加入了新加坡的国籍,然后你现在还要说你要来为中国人做慈善。他用了一个比较刺激的词,他说是“虚伪”? 李连杰2:没问题。美国记者也质疑过我一次很好笑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你放弃美国国籍,拿了新加坡国籍,应当仇恨的是美国人。其实不管你走到哪里,你永远不要做伤害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底线。记者:可能有人会想知道说,李连杰是以什么身份来做这件事情?李连杰2:人类,我一直标榜,在全世界所有的舞台上我都说,我是一个人类,human being。我是一个世界的公民,但是我产自于中国,产自于北京。对吧? 记者:我也听到一种说法,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明星说,我自己做公益,我做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血汗钱,断手断脚挣来的给别人,有的人的公益是拿着别人捐的钱在给别人,我不要做那样的事。你怎么看这样的声音? 李连杰2:非常好,在Harvard商学院的那个教授,他说慈善也好,公益也好,没有对错,只有真心的从心去奉献。所以多多少少不应当定一个标准,所以他说很喜欢壹基金这一块钱。 记者:还有一个说法,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也听过很多次,就是说那你为什么要去住着豪宅,然后让大家来捐钱,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俭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2:这就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我记得我之所以拿到达沃斯的水晶奖,之所以那个达沃斯的施瓦布,就是它的创始人,他非常清晰地在讲,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外一个典型就是比尔·盖茨,他用他的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那么现在说,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记者:会有人的疑问是说,那么你现在对于这些物质的没有放弃,是否也是因为你心中还对它有一种执着?李连杰2:我不知道放弃没放弃,因为我从来不讲我捐了多少钱,是吧?李连杰2:就是我们不标榜谁捐了多少钱,我们标榜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在做这件事,因为捐一块钱和一百万都是您心甘情愿的。记者:但是也许你说出来,对你自己会是一个开解。李连杰2:如果希望被这个社会理解、开解,大家都认同,那干脆就别做。记者:那你就不担心有人会说,你这种方法可能是一种托词,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你捐了或者没有李连杰2:没问题,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不管我走成什么样,都会继续有人挑剔,这就是对了,这就是白里的黑,黑里的白,是对的。记者:那你内心能平安吗?我问心无愧地生活,我还穿着我那十块钱的鞋,连袜子都没穿,反正我还是这么走来走去做我的事。 解说:在公益与演艺之间,李连杰一直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出演《海洋天堂》,他的片酬只有一元钱。但拍完公益的片子,他应史泰龙的邀请去美国出演新片《敢死队》,带着10人保镖、按摩师、助手的豪华阵容,享受巴西阳光海滩,七天只工作三小时,片酬近亿。让人觉得,这与公益的生活离开得有点远。记者:你这两种人你不分裂啊?李连杰4:你是不是想想你都觉得挺分裂啊?记者:对呀。孙子和爷爷俩职务不一样,在不同的环境当中要做不同的事儿。记者:所以有人会说,你在这两个角色当中,这种扮演会不会挺拧巴的。李连杰3:挺拧巴,包括感性和理性。记者:一个人内心是永远会受到这两种力量牵拉。 李连杰3:对。我们如果是在24小时分分秒秒里都保持一个最清晰的状况,那个基本是观音了,大菩萨,菩萨的不得了。分分秒秒,刹刹那那都是清静的,没有自我的,我们不是,不可能。我只能告诉你,当我冲动地走到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时候,我会马上知道自己走远了得退两步,我走到名利的时候走远了,得退回来。记者:那大家靠什么相信您呢,靠李连杰这个名字吗? 李连杰2:不需要,你可以通过招商银行捐,你可以通过QQ捐,你相信不相信银行,在我们的国家里银行会骗你,或者那个企业会骗你。 解说: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他邀请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报,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但目前慈善体系中常常暴露出的不规范行为,让人们心有疑虑,同样作公益事业的克林顿也曾提醒过他。 李连杰4:他说你要做足了心理准备。说海啸,整个筹款答应的数据是40多亿美金,他是联合国负责这件事的,真正落实的21亿多,就是有50%是追不回来的,就是拿不回来钱的。因为你会常常听到这样的,不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是,大的灾难大家一拍脑门,啪一举手,我捐一千万,我捐一千五,我就捐一千五,他捐两千,都举。最后您去查的时候,他也没大错,说我们公司现金流不够一千五,我只能拿八百,如果给了您一千五我公司就停产了。他也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错误,他也不是一分钱没捐,他只是当时脑门子热,啪一拍要比旁边那哥们儿劲头大一点,一下就举了。记者:所以你看前一阵子才会有像章子怡的“诈捐门”? 李连杰4:我说如果诈捐一亿六我就信了,我说16万的话,出个门,剪个彩,给你产品照张相基本上就回来了,不至于诈这点钱吧,一定是技术层面出问题了,一定专业度上出了问题。 解说:所以,当李连杰发现,以明星的一已之力,不可能很专业化地做慈善,于是在那一年,壹基金转而搭建公益的平台,把钱给专业组织来用。从2008年起,壹基金推出“典范工程”的评选,每年围绕“公信、专业、执行、持续 ”四个标准,评选出十家以内的典范公益组织,并给每家公益组织颁发10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金。但是,有一个50多岁的失明老人,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盲人学校,事迹非常感人,但连续两年都没有评上。李连杰4:我个人情感上非常想帮的,但是我理性上知道不能帮的。记者:很多电视机前的人听到这说,这样的人不帮? 李连杰4:他不符合那个标准,因为大家是受这个老人家的这个故事的感染才帮助这个机构的,这就叫英雄,老人家就是英雄,但是英雄不在了这个机构就会没了。记者:是。我觉得你想的是对的,做的也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你会忍受心里的折磨吗,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双目失明的人,对吗? 李连杰4:对,但是我很感动的是,那个老人家,当最后专家给他评论了以后,他没有拿奖,而且他知道没有拿奖的原因,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是盲人,老人家一路在颤抖说,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能理解。李连杰3:因为英雄主义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英雄一倒下,那东西就解散了,它是不可持续的一个现象。记者:但英雄主义当中不是包含的激情了吗? 李连杰3:慈善需要激情,公益需要理性。因为慈善就是说,面对肯定是邻居,或者你周边的人,这槛过不去了,也许大的自然灾害,也许就是突然生大病或者什么,过不去了,大家激情,帮一帮过去就算了,大家就帮一帮。但是公益不是,大家别随地吐痰,别废气,空气污染等等这些,都是公众集体的,它必须是,公共汽车红灯要停,绿灯要走,黄灯不能过线,必须是理性的。 解说:47岁的他,人已中年,对自身的弱点和道路的艰辛都会看得更加清楚,知道靠拼命和一时冲动,是走不远的,需要更长久的承受和耐力。从李连杰备受瞩目的感情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 李连杰资料(三年前):“到你真正了解爱情的时候,才发现说原来这个人,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一切,名也不要了,利也不要了,死都不怕了” 记者:你二十年后还有当年一种情怀吗? 李连杰3:更深化了,更深了,其实我跟你说我感性理性,我拍拖的时候,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说,十年之约,十年后才结婚,其实那就是给自己一个理性的思考,十年后你还这样有这样的激情,还是也这么多话,还是有这么多对白的话,再去结婚,其实已经是不冲动的了,蛮理性的一个决定,所以走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激情,有时候理性,是在某种因素下,我要说一些话,很感性的,我要跟你说,我可以为她死,感性的一个激动一个话,为她死的原因是啥,没有原因,不是又回到理性,没必要。李连杰3:没有一个机会跟你去死,基本上说一说。记者:现在你不会再用这个方式去描述你的感情了?李连杰3:如果真的需要我会做,还会做。别说了,就做吧。 PART4: 壹基金的身份和体制 历经三年,壹基金面临中断?记者:如果说壹基金的计划中断了,你摸着石头过不去了,你能承受吗?李连杰3:能。我一直告诉自己说,它有第一天,就有结束的那一天。 面对媒体,李连杰首次说出困境记者:对媒体没说过?李连杰4: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 现在和未来,李连杰何去何从?记者:你干吗去啊?李连杰2: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解说:但是,目前中国的慈善组织很不发育,到去年为止,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不到两万人,而美国慈善组织的从业人员超过900万。今年6月21日,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所开展公益慈善方向高等学位教育的研究院,李连杰
李连杰3: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疯子都是傻子,基本上是疯子和傻子两种人才可能去做一些风险的事情。

记者:你是什么人?

李连杰3:两种都有,我跟你说,又理性,又感性,基本两种都占了,疯加傻。



解说:按照李连杰的愿望,如果公益基金最后能批下来,他就卸职,将基金会交给一个集体管委会领导。

记者:你干吗去啊?

我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李连杰说的就是,壹基金面临严重问题,可能中断。 “每个人都说这是件好事,但它就是不能解决,头发就是这么白的” “但你说过一句话,把有些难处说出来,也许真的困难就会砸过来了?”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说,我的团队也劝我别说,但有些话该说的时候,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今天看曾国藩的书信,说到无论什么事,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有人在留言中问“李连杰明知现状如此,还费这个劲干什么?” 梁启超评论曾国藩,说“为之不已,将有可时,若其不为,则天下事固无一可也”。 附:老范的编导手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kyah.html CNTV网页上的视频,向央视网的同事表示谢意,这是我看到的节目推广中做得最专业和及时的一次http:news.cntv.cnspeciallljshouyeindex.shtml PART1: 解说:《海洋天堂》是李连杰最新主演的一部公益电影,在片中,他饰演一个孤独症儿童的中年父亲。他得知自己肝癌晚期,来日无多,为了安顿儿子的未来,他历尽了艰辛。他出演这个电影只拿一块钱的片酬,这是李连杰从影30 多年来,第一部不用动一拳一脚的影片。记者:所以在看这个电影之前,其实我也有担心,你这么多年在屏幕上是一个英雄形象,你演的了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中年人吗?李连杰1:可以吧,我想,因为这几年也压的差不多喘不过气来。记者:你看他带着儿子到处去找人,想把儿子托付给人家,去求人那个滋味,你脸上那个表情,挺难受的那个劲儿。李连杰1:我过去四年都在那儿求人,你没看我整天在电视上求人,在银幕上,在所有的镜头面前为壹基金到处求人。解说:壹基金计划是李连杰在2007年成立的慈善公益计划。 (李连杰壹基金宣传片:“1人+1元+每1个月=1个大家庭的概念,即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集合每个人的力量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随时帮助大家庭中需要帮助的人。”)“壹基金”项目,就像李连杰的孩子。而李连杰,也就像《海洋天堂》里的父亲一样,从孩子诞生之初到成长的每个过程,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个“求”字。 李:“我是全球最大的乞丐,祈求67亿人心中都拥有善良、责任和爱。 解说:2007年,壹基金成立之初,李连杰应邀出席电影《黄金甲》的首映式。(资料:2007年,黄金甲首映式:李连杰恳请大家给壹基金捐款。)记者:我原来想,你站在台上,你干吗是身体语言,你为什么那么拘束,那么紧张,甚至有一种见人矮三分那个感觉。 李连杰1:对,后来很多人把那段说成是搅局,其实我也觉得很抱歉。当时那种急迫,来去讲,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我真的是孙子,这样一个心态去做。记者:你为什么不站在台上,挺直胸膛,平等地要求大家来为慈善做事情。 李连杰1:就算我这么鞠躬了,四五年,还是很困难。很多梦想还是没有实现,可能大家都说,一块钱很简单,简单,非常简单,一块钱,各种力量都在推,但是你可以看到,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每个人承担着一块钱的补贴,比起13亿人来讲,还是相差很大很大一个距离。记者:你会有失败感?李连杰1:没有,因为我从来都在想,好过我当时一个人。记者:如果你想迅速见效果的话,你去找你认识的这些人更容易。李连杰2:见不了效果的,你看今年的水灾,我觉得在那坐得发呆了已经。记者:怎么讲? 李连杰2:因为你不知道救哪边,东一摊西一摊,你都不知道怎么发兵,你都不知道怎么做,很无奈,因为太多了。一点朋友的钱,其实根本微不足道的。基本上那朋友最后都不听你电话了。因为我曾经上过一课。在我筹备,2005年、2006年筹备壹基金的时候,我就跟一个香港的好朋友,他有大约上百亿的身价,我跟他说我要创立一个基金,希望你帮忙,他说好啊连杰,拿钱,10万块钱。你也笑对不对,我比你笑得还大声,我说不会吧,从我跟你的交情,你有这么大的身价,你就给我十万块钱,说句真不好听的,打发要饭的也不只十万块钱哪。他说连杰你过来,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一打开有十几万封要钱的信,他说我每年就会拿出一亿五千万港币摆在这里,谁要这个捐钱的我就十万十万这么给,把这一亿五给完了结束了,明年的计划再拿一亿五,再这么给。所以当我理解了人家有钱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我创立壹基金每人一块钱的想法。李连杰1:七亿手机,如果大家肯做,那就是七个亿,一年八十多个亿,哪一家企业可以捐的出来,哪一个富翁可以每一年捐八个亿。解说: 在《海洋天堂》中的父亲,在离世前仅存的几个月生命里,只有一件事情在苦苦支撑他,就是让孤独症的子能学会独立的生存技能。其实李连杰一直期望的,也是他的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依赖怜悯和人情。李连杰2因为我希望有一天,李连杰不在了,这个基金还在,就是它不需要再有人情的面子去求另外的人。 记者:电影里面父亲承担的是非常平凡的生活,教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地拖地,煮鸡蛋,上下车,特别地平常,好多人就觉得,为什么要去拍这样的寻常生活呢?李连杰1:因为媒体比较喜欢聊动人的故事,但是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人,他们反而被忽略了。记者:你指什么? 李连杰1:比如说两个同是大学毕业的人,两个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一个就觉得说洪水要来了,每年都有防水,我们要防灾,另外一个就说,我们要救人。洪水来了以后,救人就体现了英雄英勇故事性的情节,救了很多人,就大张地表扬,他从此就提升了,那个防洪的人没有受到任何的灾难,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没有动人的故事,但是居然也就默默无闻,没人关注他。所以我做这个电影的心态也是这样,想关注那些真的做了很多事,但是并不是太故事鲜明,感人的事的那群人。 解说: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艰难和不确定性。李连杰1:我看到比尔盖茨在几年前,看到他黑发都白了,做公益做了几年,头发全白了,做微软的时候用不了这么操心。记者:我看看你头发。 李连杰1:全白了,白过好几次了。看《海洋天堂》,那个没有染发,全部是白的,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之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饭也想,要想很多的方法,去走这条路。 解说:(一组李在电影里白发的镜头)戏里戏外的人生,都是充满忧患的中年,李连杰为什么要自讨苦吃,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呢? PART2: 名利、快乐和生死武术奇才,如何投身影视?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自闭多年,谁解个中滋味?李连杰3: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别人都不了解你。多次遇险,怎样亲历生死?等于那点自尊和那个面皮是被海啸撕烂了,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想通了 解说:少年的李连杰一直被视为武术天才。从12岁到16岁,他蝉联了5届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1982年,他主演的《少林寺》公映,内地以当时一毛的票价,累计票房高达一亿以上。是继续练武,还是投身影视?名与利,考验着这个年少成名的孩子。 记者:你后来为什么说,上个世纪80年代实际上是一个,挺被名利驱使一个时期。 李连杰1:不时有香港人过来找你,说,这有三百万人民币,港币,你帮我拍个电影我就给你,就等于几乎,现在来讲说,有一个人说我给你十亿,你离开中央电视台,我相信对于年轻人的诱惑都是蛮大的,而且那么贫困一个状况,还不到一百块钱人工概念里,突然有三百万的数字在不断地吸引着你,你是要想很多。 解说:在那个年代,作为体制中的运动员,他无法自由选择去拍摄商业片,但是,拍完《少林寺》之后,在一次训练中,他突然意外受伤,就此结束了他的武术运动员生涯。记者:你后来伤腿是不是也有一种潜意识当中要脱离(武术训练)? 李连杰1:也许我第一次告诉你,当时我是想把自己腿掰断。想过这个事情,但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就是因为整天想,结果有一天就(摔下来)。 李连杰1:就觉得腿断了,解脱了,这样一个概念。所以医生做了七个小时手术,跟我说以后不能再练武术了,多开心。完了说,连跑步可能都不行,那还能拍电影吗,这个是最紧张的问题。 记者:有点玩大发了。实际上你去香港,在一般人看来得偿所愿,又拍了《黄飞鸿》,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你应该是快乐的,为什么你后来写文章说,那时候并不幸福? 李连杰1:我们一般人说幸福快乐,基本上我觉得是一个相对的比较产生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前面永远有前面,所以你永远有只要你把目标放在别人那个地方,你永远不快乐,因为你要往前追,但是一直这样的追寻的方法,一直追及到97年,我才发现问题大了。 解说:1997年之前,李连杰已经凭借19部功夫港片,成为香港无可争议的武术巨星,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塑造的武术形象深入人心,也到达了他当时事业的巅峰。但一场金融危机,让急速前进的他,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李连杰1:我在30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亿多的财富。应当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感觉,但是你突然发现美国有些演员一部戏比你差不多十几年走了路财富都大。一直做到1997年那个时候金融风暴来了,整个行业都跌,整个地产,什么金融,整个亚洲全部停下来了。那个时候才有时间,那时候我34岁,我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什么是幸福快乐。记者:所以你说那个契机让你去想,但是我觉得你是困而求之,带着困惑去找,但也许那个阶段你还没有什么答案。 李连杰1:没有,我都说在好莱坞没有好好拍戏,我就看书,真的有那个书架子那么多。五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你会发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我真的记不住,唐朝首富,明朝的地产商是谁,谁收藏的古董最多,没记住,但是我们还是记一些唐诗宋词,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了一些精神食粮的东西,你别那些李白杜甫他们太穷,结果他富了几千年,他们都记着他们,他留下了,所以历史已经告诉你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了。 解说:忙于拍片以及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精神世界里,使李连杰一直到2004年之前,除了电影宣传之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记者:你说你自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 李连杰3:可以用几个单词形容那种状况,一种负面,自闭,孤独,高处不胜寒,真的可能太年轻出名了,变得很多地方都没机会去,香港金像奖没去过一次,台湾金马奖到现在还没去过一次,金鸡奖也不会见到我,基本上央视你也见不着我,除了电影要宣传的时候那几天,基本都与世隔绝一种生活。蛮孤独的,基本上自己跟自己说话时间比较多,你生活几十年只有几个朋友,别人都不了解你。但是经过海啸以后,转,彻底地一个散掉,把我那个东西又打散掉了。 解说: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李连杰海啸资料)记者:是,所以我一直也在揣想,很多人都可能认为曾经的你非常地强大,无所不能。李连杰2:那个是电影上的假象。记者:对,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也认为,你有足够的钱,你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去保护你自己和家人。 李连杰2:我想在这个电影
李连杰2:再创业。

记者:就不做公益了还是怎么着?

李连杰2:如果壹基金成功了,它不需要我了,它完成了某一段的历史使命了,再创业。

记者:比如说?

李连杰2:现在都给您说了以后,你们《面对面》下次不访问我怎么办,留着点,三年后再来《面对面》一次。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0d37b0100m2uu.html) - 李连杰:壹基金危机_柴静_新浪博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1-21 04: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