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86|回复: 1

百感交集的聊诗听歌会—周云蓬、柴静、罗永浩---文字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5 13: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感交集的聊诗听歌会—周云蓬、柴静、罗永浩


(文字速记或与实际有细微出入,记录如有错漏,请多包涵)
时间:2010年12月3日19:00—21:00
地点:单向街图书馆(蓝色港湾)
现场播放的音乐是左小祖咒的,屏幕上是《春天责备》和周云蓬的介绍。
周:大家很辛苦,所以我们说话尽量快。
罗:老周已经先装可爱了,我就不好拿腔调了。天气很冷,大家很辛苦。我以为来了只是捧场,然后装一会儿可爱就行了,没想到没有主持人。当主持人是柴静的专业,柴静先说。
柴静:在外面看见很多粉丝,他们问我:是不是和老周很熟?我第一次是坐在硬纸板上听的《中国孩子》。今天是第三次见到他,更多的话还是让他说吧。今天来,很高兴。
罗:我先插个嘴,我觉得柴静不是真高兴。柴静被我们誉为“腰封小公主”,梁文道是“腰封小王子”,我们为此让他俩一起见过面,还合了影。可是这本《春天责备》偏偏没腰封,柴静没有了用武之地啊,所以我觉得她不是真高兴。我打算以后集中写腰封,经过一些努力,争取取代梁文道“腰封小王子”的地位哈。
周:我的书要是有腰封,就成了庙小妖风大。老罗是人民教师,柴静是主持人,还是他们多说吧。咱们就以访问的形式吧,不过我们没排练过哈。
柴:主题这么文艺,“百感交集”,谁定的?
周:我定的,但这话不是我原创的,“温暖而百感交集的话”。不过我后天的活动他们打的是“百无聊赖”。
罗:不是主办方定的?
周:恩,不是。请问柴老师,除了这本书,你最近读了谁的诗?在什么情景下读的?
柴:我最近看的诗不多。最近看了话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里面有“……底下是碧蓝的大海,头顶是沉静的太阳……”
罗:我最近看的也是这首。我们饭局也给她背这个。她很扭捏。我们小时候很正常,吃饭的时候背诗,是一种特有文化的表现,但现在不是了,谁要是在饭局上谈诗歌,甚至还背诵两句,那大家会觉得你有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罗:我年轻的时候有个叫《诗神》的杂志,是地方文化局办的。他们搞了个比赛,叫“千人千首”,我看奖金可观,就针对每个主题各写了三首,一共十五首,投了过去,半年后有信说四首入选,要求每人包销200本,还要立刻打多少多少钱到哪个哪个账号。我很矛盾。我哥说这就是骗我这种人。后来我没寄钱,也不再看这个杂志了。我那时候的诗有几首写得很糟糕,但精神很好,被传诵。比如我写给前女友的。国外有个诗人给抛弃她的男朋友写:但愿深沉的内疚永远纠缠在你的心底……我18岁写给抛弃我的前女友:“但愿在未来的日子里,抛弃我的人们认为他们是正确的。”我情操比较高,哈哈。很多好东西触动人,会大热天打冷战,有生理反应。我看周云蓬的诗就有生理反应,比如那首《不会说话的爱情》。
周:还是你那个投稿的事比较滥情。
罗:我每组都写是为了增加中奖率,但每组买200本我没那么多钱。
柴:我有一阵很别扭,谁说我是文艺女青年我就急,但我妈说我高中还印过诗集,刻铜板。那个年代抄汪国真和席慕容,但老周没有,你没受他们的毒害吗?
周:我吃了很多排毒的东西。那时候喜欢用排比,十几个排比把人打倒。那时候重视教育意义。全民诗歌其实不正常,现在这样才比较正常。
罗:对,诗歌是小众的东西。80年代工厂的蓝领都有几本诗集。我的朋友都读过世界名著和几本诗集,是因为那时候除了红色读物,只有100多本书,大家都没什么可看。实质能读的就是那些东西。
柴:老周小时候教别人吉他,让人家给他念一段书。如果不是80年代,而是现在,会看那么多名著吗?
周:名著还是比较有趣的,那时候梦想成文学家。现在想想有好处,就像背古诗,是知识的储备。现在人没时间看《战争与和平》,《悲惨世界》。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内心很焦急。女生都去音乐班,没人来中文系,所以教琴也是交际。
柴:云鹏小时候有个和他一样的小朋友,有妈妈给他读书,老来炫耀,云鹏读得多,他比不过,就背。
周:恩,他妈妈是老师,暑假就读。那时盲文书很少。北岛他们那时候写诗也是互相比。最初人都是虚荣的,当时很真实,确实让人获得了不少。
罗:所有的行为都可以从性的角度解释,像孔雀开屏,根源和动机简单,操作很复杂。那时候姑娘好在:虽不看名著,但喜欢看名著的男人。我们很多人买名著导读,一本书不厚,有4、500本名著的介绍,如果你都记得,在文艺女青年面前就很好。现在有本英国人写的装逼手册,中英文对照的,里面古典音乐、诗歌、红酒全有,网上有卖的,你们应该买了看看,尤其是单身男青年,看了不露怯。
周:你做木匠,做出来的东西,也会有诗性。更广阔的东西。我看柴老师采访卢安克,他的行动就是超现实的。他说:文明就是停下来想一下。一句话就让你了解了他的想法。惊鸿一瞥的想法就是诗歌的语言。有缺陷,有血有肉。我们的诗歌语言被颠覆了很久,普通话是人造语言,官方用语介入私人生活。比如:介绍对象,让人没欲望。汉语受到了很大影响。
柴:我小学写文章:平地惊雷一声吼。跳皮筋也是:一朵红花红又红。你怎么排毒的?
周:我一个老师挺好,调走了。同学写的文章:“李老师,虽然你已经离开了我们……”人们都不会表达爱了。生活中你尽量用直观的语言,不要块状,不要排比,尽量亲切。比如:悲催、苦逼、给力,这些是民间再创造的有色彩有力量的语言。将来诗人有了土壤,可能会写的更好。
柴:罗永浩最有趣了,他写过的作文:“校园里没有风,五星红全都耷拉着。”老师说怎么能这样写呢,让他改,他只好改成:“说来也怪,虽然校园里没有风,但五星红旗还是飘扬着。”
罗:校园没风,心中有风嘛。我非常同意周老师说的。他对普通人的生活表达和学术语言的描述让我很吃惊。我见过的诗意语言的文人一般不知道干巴巴的语言,但周老师两方面都强。你会看文学评论吗?
周:现在我们用官方语言,是幽默。我在上海唱的歌,讲一个监狱里的犯人:天天说CCTV我拥护你,结果被提前释放了。现场音乐我就用“当当当”(新闻联播的主题歌),大家很高兴。当年很多又红又专的语言现在是反动了,现在人们喜欢用反讽性的语言。
罗:我是写诗写不好,就看很多评论。我奇怪有人两方面都行。
周:你说“不适感”,可以说“难受感”。
柴:今天终于能遇到能修理罗老师的人了。
周:下面我要放音乐。我特别喜欢戏曲的方言性东西。古代诗歌和音乐的结合去哪儿了?在地方戏里。我看唱粤剧的盲人,全是北宋,南宋的古诗词。还有苏州评谈,小桥流水和白蛇传。
我再介绍几个诗歌和音乐结合的。中国的写梵高的最好的是野孩子的《伏热》。大家看看(屏幕上的)歌词。大家注意歌词是民歌。前两句的比喻石头、花儿都是特别简单的。特别贴心和传神。民歌不会用特别拗口的比喻。野孩子的歌就很经典,体现了诗性诗意。
罗:我听了很长时间,但没看歌词。确实写得挺好的。我一般不看歌词也因为有的歌不知道歌词的时候挺好。一旦知道了,下次听到就会有不适感。
周:中国人对梵高的阐释太理想了,以前在圆明园的时候,学画的都拿着调色板说要成为梵高,那是一代人的缩影。我们会误读他。歌里的梵高很土很坚强,等着人们给送钱送信,很现实的。
下面是个西藏的小姑娘,在安多。很多歌她会唱,但不知道名字。她才9岁。昨天她来北京,我们给她录音。我想在不久的将来,给她做一张唱片。大家以后买她的唱片,钱直接打到她的账户里,也是一种帮助。他们的学校有人给捐乐器,但没人教。我号召大家去,他们在拉萨还有个特别美的农场,可以住在那里。
现场播放9岁西藏小姑娘演唱的歌。
柴:你第一次把诗变成歌是什么时候?
周:就是《盲人影院》吧。
柴:你原来认为诗和歌都比生活高,但后来觉得是没办法才写诗唱歌?
周:生活比较愁苦,诗歌让生活变得比较有味道,像加盐加腐乳,是本能的需要,不是搞学术研究。
罗:我看小河也有很多不同表现,你现在更喜欢小河的还是你的?
周:我觉得小河唱的更好,更亲切。
罗:你录完了会自己听吗?
周:有时候会。
罗:会不会心里感叹:这孙子,怎么唱这么好?遗憾多?还是满意多?
周:是参半的,第一张遗憾多。第二张应该唱得更好。如果把现在卖房子的歌放进去一起会更好。
柴:很多人知道你是因为《中国孩子》,他们希望你更有批判性。
周:愤怒是偶然的意外的,常态是平静的、温和的。《中国孩子》我以后可能就写不出了,但以后会有人写中国大人,中国女人什么的。
柴:但有人认为地下酒吧里的歌手应该像标枪和匕首。
周:没人愿意总做标枪和匕首。你可以自己做,但不要期待和要求别人做。一旦诗歌变成左翼文联就很可怕。界限音乐人应该有数,不能大家一捧,你就一辈子做。
柴:有人说:你这样身份的人,不应该为了罗永浩去给曾轶可录歌。
罗:这就是友谊,是两肋插刀。那时候周很辛苦。
周:要是说刀郎,插刀我也干不了。曾轶可如果不是超女,而是一出现就是地下乐队主唱的身份,比如,如果是二手玫瑰的主唱,就不会有人攻击她跑调。她的团队有问题,不是她个人的问题。
罗:关于这个我因为个人感情色彩,不方便发表意见,但老周的话我基本同意。
提问:周老师,9月张慧生的原版,你听过吗?和你的有什么不同?
周:那是喝酒的时候听,前半段差不多,副歌不一样。他F调,我G调。
提问:你对周东明怎么看?
周:周东明送给我一个酒壶,我对他印象很好。他以前有一阵失恋了,现在唱的越来越好。
提问:当你越来越多参加社会活动,会不会影响作品质量?
周:有可能,脑子会僵化。今天下午有5个采访,说得脑袋都木了。
提问:周老师有没有在路上的情愫?
周:我们是巡演,不是流浪。是一种工作。当年可能有,无目的走来走去。
提问:克拉玛依16年大火纪念日就要到了,你能现场唱《中国孩子》吗?
周:这个环境不是那个条件,唱了不尊重这首歌。关于那场大火我看了个电影,很好,可以推荐给你们。
继续提问:建议搞一个免费的演出纪念一下。
罗:为什么不可以是收费的?
提问者:可以可以……
周:我们明天要到外地,不可能了。
提问:梦想?
周:我现在的生活还可以。梦想都是在海边买房子,最好喜欢的地方都有房子,慢慢挣钱,慢慢来吧。
提问:柴静老师,因为你对卢安克的采访,我很喜欢你。卢安克受到华德福的影响很大,我对华德福很感兴趣。您了解华德福吗?
柴:卢安克受过华德福的影响。但我们采访的时候他已经放弃了。他说以前思考的东西,但做不到,现在不思考了,做了很多事。后来有人说他会不会受政府打压,是不是已经不在中国了。现在最好不要打扰他。没什么政府压力,人还在广西。
周:他的语言很有古意:自由就是没有障碍。
提问:周老师觉得自己的作品是小众还是大众?
周:我们就是唱流行歌曲的,其实通俗文化也是很有文化的文化。谁都不愿意做小众。我也希望新闻联播放我的《中国孩子》,我们不歧视主流媒体(大家笑),很包容他们。
提问:柴老师,我想问您对感情有什么打算?
柴:太诡异了。
周:这也是我们一直想问的。
柴:(扯开话题)你们知道罗永浩要成立乐队吗?(大家说不知道)知道他要写歌吗?(大家又说不知道),所以,(向老罗)说说吧!
罗:怎么到我这儿了?
柴:我记得我有一次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你说你将来要成立乐队,要为我写歌。
罗:风格还没想好。
听众:周老师,您上次在这里做活动,我也来了,我说要送你点礼物,问你想要什么,您说什么都好,我这次买了颗植物来送给你。
提问:我从高中起就就个八卦一直想知道,六*四纪念片里有个叫“柴玲”的姑娘,看着特别像你。和你有关系吗?
柴:长相确实很悲催。但我们不认识,这个问题领导已经调查过了。
提问:罗老师,新东方越做越大,就有问题了。你怎么保证你的不出问题?
罗:我小心翼翼地保证它控制在我手里,但在融资的过程中,我的权利会越来越小,如果到不能控制的一天,就和我没关系了。想成功,但失败也不奇怪。我特别在意的是能不能控制它。比如最初你可能会看错人。
提问:我朋友希望您永远不签约大公司,永远在路上歌唱。我想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大自然?
周:是希望还是诅咒啊?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得好。只有不正常的人才希望自己受苦。就像《大独裁者》:他们都是机器人。空气好就是大自然。
提问:柴老师,你还会继续做调查吗?
柴:目前看不可能,我的工作是由台里安排的。
提问:剪辑的画面,一只大象吹口琴,描述一下您怎么想的。
周:(用赵忠祥《动物世界》的声音)一只大象……在非洲的……其实问人,都记不得5岁最后一天。那是随意的。柴老师,你们做完了,节目被枪毙的有多少?关于什么事情?
柴:我离开新闻调查之前的最后一期报道。有人在网上发帖,说农民征地的问题,被抓进监狱。我在监狱见到这个人。老婆和他离婚了。生活费是村里的人每月剪破烂挣50块钱给他。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曾经看到读者文的摘文章:权利不能用来浪费。那稿子我赶了两天,没发成。我问他:你相信法律吗?他说:不,我信仰法律。问他:后悔吗?他说:不,我付出过。
提问:我问个挺俗的问题,您怎么看待理想和现实?
周:理想这个词快死了,成了古汉语。我小时候想当科学家,21世纪,分不清荒诞和现实。现实很荒诞,虚幻,梦境,美梦和噩梦。做具体的事情。老六的话:见招拆招。解决具体的问题。
提问:柴老师出于什么诡异的原因认识了老罗、冯唐等一些流氓?有没有不适感?
柴:其实也不奇怪,哪个女生喜欢肉头肉脑的好学生啊,都喜欢小流氓。罗永浩办了牛博网,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牛博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你们可以上牛博网看看。
提问:柴老师,有没有离开中央电视台的想法?
柴:没有。为什么要离开呢?就像周云蓬唱歌,我做电视。我们这代人都是做梯子的。就干好我们的事。下一代如果干得没我们好,就别干了。
现场有人问对孩子人生的设计。
罗:你想要孩子吗?
周:不想。万一要遇上2012呢。
柴:我和罗永浩商量过。新京报采访我们俩,也问到孩子问题。罗永浩就说他是个悲观的人。如果我有小孩,也会让他正常长大。该上学上学,该吸收毒素就吸收毒素,该排毒就排毒。
提问:现在的古体诗,有什么看法?
周:我喜欢,但我的观点不是诗要古体或白话,但要有质感。现在学古诗要学语言的传神。现在的诗人都在多样化的写作。比如梨花体,有人说:我也能写。你当然能写。我觉得没有“这是不是诗”的问题,只有“好诗和坏诗”的问题。我们对诗歌的要求要语言美,打动人。国外很多诗也很琐碎直白。你要是不喜欢,就去看电影,不要强加意义上去。
提问:在杜甫三章,第二部分很有历史沧桑感。每次听都不同的感受,最后会有大神的味道,我的感受对吗?
周:你说的对。我们上学的时候,老师说盲人就三条出路:去算命,去唱歌(还有一个文字记录听漏了……),我们大概继承了那种招魂的迷信的东西。用现在的说是灵感。
提问:10年马上结束了,分享10年最疯狂的事。
周:今天就很疯狂,5个采访,签了1000多本书。晚上又来这里两个小时。
提问:罗老师,您很真诚,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在彷徨、别扭之后,觉得真诚最有效?
罗:我天生就真诚,哈哈。我见到的真诚的人,都是天生的。小时候大家都很真诚,是大了才变的。我皮糙肉厚,打击也经历过来了。
提问:周老师,如果歌者和诗人你只能选择成为一个,你怎么选?
周:歌者,还可以生存。没人非逼我这么选吧。
活动到此结束,接下来是签名世间。
来自http://www.onewaystreet.cn/(cyhmic45ue2ftm45h1a5pt55)/newweb/catdetail.aspx?CatId=705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1-30 15: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图片和完整内容放在这了。(有很少部分的敏感,应嘉宾要求删掉了,见谅。)
http://book.ifeng.com/dushuhui/special/salon0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5-23 15: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