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19|回复: 4

原来我曾经那么认真地爱过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7 13: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是不经意地拨弄着遥控调到了那个频道,眼前一晃,心跳漏了几拍。说是不经意,但潜意识里到底有几分刻意,弗洛伊德的信徒们又要想入非非了。从来没发现英文竟是这么动听的语言。听起来像一叶小舟轻柔地荡在湖心,摇摇晃晃的微醉感,美妙至极。但最终,还是咬着牙换了台,非诚勿扰的喜气喧天可以掩饰一切不安,蜷缩在沙发里盯着荧屏一直笑一直笑,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恍觉已经开始复播。

    关上电视机,屋里静了,荒芜与孤独继续丛生。多少年前,也是这样,每到周末大约可以见到你,我寻各种理由说服父母让我打开电视机,等着那张温润的脸庞和与之不相称的沉重的节目。在父母的催促声中,多少次就是蹲在电视机前做欲走装,艰难而匆忙地看完,然后回房间拿起书本,画你的模样。

    初有博客这东西时,看到你也写,那时人气不算旺,你写的也不多,印象最深一篇,你说小时候早起上学,奶奶送你去学校,天还没亮,要绕过大狗。那时候博客里很安静,你写着真实的自己,与工作无关。你淡淡地写,我悄悄地看,心里偶尔念着,只当你是旧相识。  

    后来我找到了组织,在你的论坛里。那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部落,成员不多,但每一个都是真正爱你的。那里有你的亲笔信,有你所有节目的视频和录音,有大家写给你的话。很多熟悉的名字,最初是在那里遇见。麦小田说他没见过麦田,却一直很喜欢。鹭天在最初很天真的问天空会一直是蓝色吗。梦缘他们制作了你《夜色温柔》的节目录音,让我们这些没生在长沙的人弥补了遗憾。还有人说,他独自一人去海边,关了手机,只带了你的《用我一辈子去忘记》和卡夫卡的《变形记》,在夜深如海的沙滩上,用手电照着读你的文字,听着潮起潮落,看着看着,忍不住要和浪花一起奔跑。。。瞧这些人,都跟你一样,在生命最年轻的时刻,烙上了理想主义的影子,文艺得不像话。

     再后来,你几次因节目内容把自己送上风口浪尖,随着更新博客也频繁了,大家的阵地由论坛转移到了博客。这时候,无痕屡屡出现在你的沙发上。而你偏又常在凌晨发博,为了跟她抢沙发,我经常半夜守着电脑一遍遍刷新。博客评论是个公开又不必负责的地方,可以煽情也可以撒泼,这两件事我都干过。被无痕劝解,心情不好了吧,又去老柴那蹦跶了。我如见知音,小纸条互动得频繁。我深信她懂我对你的一切心思,以及后来因你而起的故事。到现在,我甚至觉得,她已经比你重要。我可以舍得放下你,却不愿失去她,我的痕痕姐姐。

    考研那段日子,是我爱你到巅峰的时候。每晚要听着你的《夜色温柔》入睡,最喜欢听你说“天地不仁,宇宙洪荒,人的存在犹如电光石火”,人世间的幻灭感和存在感交相映错,常常让我既湿了眼眶,也润了心房。手机屏保是你的照片,时刻放在手边,模仿你的笑容,怎么才能既绚烂又自然还不失精致。开始收藏围巾,心里暗许等我存够一百条你就会从天而降出现在我眼前。为你写文章,极尽我能想到的所有美好之词,又不愿太过平铺直叙,还想要真性情不矫揉,于是费尽了心思,用尽了心血,也倾尽了深情。

    那年冬天,你过得不太顺。我悲着你的悲,喜着你的喜。大年初一的清晨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陪着你一起听崔健的《蓝色骨头》,对自己说新年凑合。你沮丧到最后说了一句,我们至少要有对自己诚实的勇气。我趴在窗台上看雪花,白茫茫一片,心里有个很坚定的声音说,你不是偶像,你是信仰。

    这一两年,又出现了微博。你没有实名账号,但论坛里的人大都知道你的马甲。大家只是悄悄围观,不约而同自觉遵守着“不关注不评论不转发”的原则,让你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那个角落里自说自话。你的嬉笑怒骂,我们喜爱。你的博学笃行,我们钦佩。微博上的口水仗一场接一场,有时也牵连到你,可你的不出场让各种是非自行消失。你的睿智与清醒确是无疑,而我们柴米也是真正爱你、真正为你所想的。   

    还是这一两年,也不知怎么你就突然火起来。我同学当中也开始有人喜欢你。大约是缘起于你那个演讲视频在人人网上的大量转发。你成了公知的代表,你开始获各种奖,你的博文被频频推荐成头条。只要你的名字出现,也开始有了喧闹嘈杂的声音。有人说,看你的博文评论,前几页大多是老柴米,固守着你更博。而后面的评论都是被推荐或慕名而来。这倒是真的。你不再是简单的一个柴静了。虽然你没变,可是你的受众变了,了解你的、不了解你的人们都围了过来,你成了大家的柴静,主流的柴静。可我,还是更怀念那个小众的、沉静的、走在边缘的柴静。

    我读哲学,这个专业有时候会让人窒息,有太多书看不懂,我不停抱怨。但其实,我心里有多敬重她,就像我有多敬重你。我暗以为,如果哲学能让我变得深邃,才能与你更接近,才可以跟你对话,才不至于让我的生命在你面前显得那么黯淡苍白。可还是天赋不够,又没有十二分的勤勉,两三年读下来,还是这般不堪,只觉得此生无望,连惦念你的权利也不敢有。

    你给过我一段奇缘,我一直寻觅的那种灵魂的交融与默契,拜你所赐,我遇到过。在那段关系中,最大的欢愉莫过于,在我想找一本书或一部电影的时候,就有人传了过来;或者,对一件事不同立场的争辩,到最后总有一方宠溺地认输求饶。那时候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幻想着你为我们见证和祝福,你就是我们最坚不可摧的证书,你的笑容是最好的印章。有你,纵使有死别,也不会有生离。

    可是,我这个不堪的人呀,永远都是成事不足的。太过随性,只以为行云流水眼前过这般诗中美景,未曾想这覆水难收一去就难回了。那天看到你手指上已戴上婚戒,我宽慰自己,就当以我的幸福换你的幸福。又是一个冬天,你们那个遥远的北京漫天飞雪,而我在湿冷的江南只看到阴沉的天,不见一丝雪花的亮白与明媚。我寄一张明信片往帝都,不敢写字,只画一幅小画。我其实想说,你们那片天,我是看不到的了。

    我终于肯承认自己的不堪。我无法像你一样,给予社会宏大的爱,我只能深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进退维谷。我回想自己从03年起对你的感情,无法给一个合适的名分,崇拜欣赏都太过浅显,只有一个“爱”字,足够激烈浓重。可正因为“爱”这个字眼儿太过厚重,我觉得我给不起,我不够分量说爱你。你看柴米里面,自有各种出色之人,让我好生羡慕,只有那样的可人儿才配得上说爱你。包括你赐予我的那段奇缘,我是没福分的,有比我好太多的人出现。我说这话并无醋意,我是真心的自愧不如。柴静,爱你的人,应该和你一样,都是不负钟灵毓秀的,我差太远。

     我记得你在《夜色温柔》最后一期中的告别,你说有一种亲如血肉的信赖,有一种不可磨灭的纪念,有一种彼此之间不可替代的理解,有一种超越时空仍然恒常存在的奇妙的联系,在似水流年当中我们将在以后的岁月里印证什么叫做记忆。此刻我借这些话对你告别,对你带给我的所有记忆告别,在这尺素寸心的人世间,也曾红尘有我,也曾深夜私语,也曾时空连线,也曾社会调查,也曾面对面,也曾观察与看见。还有,原来我也曾那么认真地爱过你。




发表于 2012-5-7 17: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标题,是过去时,不是进行时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9 22: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在论坛里,就不知她的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1 20: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没有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21: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长文、论坛重现。。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5-27 20: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