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69|回复: 0

方程求根式解之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18 12: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程求根式解之争   
           在方舟子的搜狐博客中有“数学史上一个大恩怨的真相”这样一篇博文。
  这是一个惨痛的数学史教训。中国的搞学术的有些人正在重复这段历史。
           在科学网蒋迅的博文“【数学都知道】2013年4月2日 (科学网博客版) 精选 ”中有下一些内容。
      程代展:解方程的故事
   三次方程解曾经是十六世纪最富挑战性的问题,现在通常把三次方程解公式叫做卡当公式。那么,三次方程解是卡当 发现的吗?也是也不是。此话怎讲?且听我慢慢道来。
     程代展:五次方程到底有没有根式解?
    因为在数学院,接触到的“民数”比较多,他们许多人都很善良、执著。但他们的共同点是,缺乏近代数学的训练,逻辑与推理混乱。最近有两位网友,做哥德巴赫猜想,投稿被编辑部不审而退,征求我的建议。我说:“如果你不是职业数学家,忘了哥德巴赫猜想,该干么干么。”近代数学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没有专门训练就无法跟踪其逻辑与推理。对纯粹数学的难题,我不行,你们也不行,还是把它们留给纯粹数学家吧。
  相关博文:
    应行仁:程吴五次方程解争论之科普
    吴中祥:对“任意n次不可约代数方程的根式解”的一些注解(1)
    吴中祥:对“任意n次不可约代数方程的根式解”的一些注解(2)
    吴中祥:对“任意n次不可约代数方程的根式解”的一些注解(3)
    程代展:关于“五次方程到底有没有根式解?”的几点注释
    袁贤讯:关于五次方程的一点学习心得
    应行仁:正进行中,5次方程解法争论的判据性检验(含总结)
    曹广福:向吴中祥老先生学习
    徐晓:向吴中祥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
    郑小康:程代展老师值得我这个后辈学习
    吴中祥:哈!程代展博友怎样的“愿为真理轻荣辱”?
    程代展:愿为真理轻荣辱
    应行仁:科学网讨论科学问题还是要认真的
    曹广福:从一篇错误文章被正式发表说起
    吴国胜:从对程代展老师文章的反应看科学网的恶俗民风
    袁海涛:为什么支持吴中祥老师?
    刘庆生:从曹广福教授博文说起张海霞:究竟是谁在误导年轻人?!
    曹广福:公正不等于不食人间烟火,切莫误导年轻人
    程代展:中国式公正
    郑波尽:不“圆通”,算什么科学家?!
    郑波尽:讨论问题不该煽动民粹?什么叫做民粹?
    曹广福:学术公正与人际关系
    袁贤讯:支持一下程、曹二先生
    袁海涛:讨论问题不该煽动民粹
    应行仁:当真理遭遇人性──The Free Rider Problem
    袁海涛:所谓的“打伪科学”就是煽动民粹再现文革
    吴中祥:哈!重新评说程代展博友是怎样“愿为真理轻荣辱”的?
    李小文:拒绝评阅!
    刘建兴:真理与正义的另一面
    陶涛:某教授的选择性逻辑与自相矛盾
    曹广福:就某些过激的言论向程代展老师致歉
    袁海涛:就事论事,“骑墙”和“不公正”等用词是不是煽动民粹? (已不存在))
    吴国胜:从对程代展老师的反应看科学网得恶俗民风
    李维:吴-程有关5次方程根式解的论争
    吴中祥:具体清理与程代展博友的讨论
    在百度百科的“第三次数学危机”中有:
                    悖论的产生 --- 第三次数学危机
      承认无穷集合,承认无穷基数,就好像一切灾难都出来了,这就是第三次数学危机的实质。尽管悖论可以消除,矛盾可以解决,然而数学的确定性却在一步一步地丧失。现代公理集合论的大堆公理,简直难说孰真孰假,可是又不能把它们都消除掉,它们跟整个数学是血肉相连的。所以,第三次危机表面上解决了,实质上更深刻地以其它形式延续着。
    在百度百科的“抽象代数”中有:
                      创始人及理论
           Galois群理论被公认为十九世纪最杰出的数学成就之一。他给方程可解性问题提供了全面而透彻的解答,解决了困扰数学家们长达数百年之久的问题。Galois群论还给出了判断几何图形能否用直尺和圆规作图的一般判别法,圆满解决了三等分任意角或倍立方体的问题都是不可解的。最重要的是,群论开辟了全新的研究领域,以结构研究代替计算,把从偏重计算研究的思维方式转变为用结构观念研究的思维方式,并把数学运算归类,使群论迅速发展成为一门崭新的数学分支,对近世代数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第三次数学危机不会让“把数学运算归类”的Galois群理论“刀枪不入”不可动摇的。
              84岁的吴中祥研究员是有理由继续探索“方程可解性问题”的。当然,在探索的过程可能出现错误,这很正常。有探索,中国的数学就有希望。
              中国如果想成为数学强国,这种机会并不多,只可惜有些人并不会珍惜这种机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5-27 19: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