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85|回复: 0

重游泰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6 15: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日上午实习课结束后,波哥说,咱们去爬泰山吧。

我觉得有点突然,这是计划之外的事情,而且那时已经是半上午,且我们必须傍晚赶回来。时间太紧了,我有点犹豫。

但望了望头顶那天,蓝的要人命,还有吻我脖颈的风,如广告上美女的头发,柔滑的让人不能自已。

“若辜负了这么贼的天气,太不人道了!”

-----走!





十点四十,打的到天外村;

十一点十五,坐旅游大巴七绕八拐到中天门。那么弯那么窄的山沟沟路,经常两辆车擦肩而过。路上好几次,心顶到了嗓子眼,突突的,那时如果能测血压,一定吓死人…….

直到现在,还有点想哕的感觉。

到了中天门,看着从山底下爬上来的老人、孩子、小姑娘、大兄弟们,心底偷偷地羞愧。

挺大个老爷们,还坐车。

唉!如果不是时间紧,加上这几年从心理到生理的内外腐败,我一定再勇敢一次,从红门直射南天门。





上南天门的路上,大约20多分钟的样子。

波哥问,到十八盘了吗?

我也有点拿不准,12年前是晚上爬的,谁还记得。

可看看了陡的凶险的台阶,我便鼓励他,你现在登的就是。

波哥腆着啤酒肚自信地说,呵,我原来身体还这么棒!

说着,腿跟着兴奋起来,速度明显快了。



又过了大约10来分钟的样子,前面小摊赫然一个指示牌:十八盘从这里开始!请您加油!

看着地上狼藉的红牛罐,和疯巻的西瓜皮,看来加油的人一定不少。

这年月,什么都不缺,不行的时候,还得加油啊!

波哥看到了这个牌子,脸色有点诧然!

我赶紧贴过去,波哥,前半程你很威风的,你往下看,好多人都被我们甩了老远,咱可不能被他们后来居上啊。

对!兄弟,走!

波哥又找到了爷们的感觉。





可能是日常间断晨跑的缘故,也可能是从中天门插队过来的缘故,看着一些气喘吁吁两腿发软的游客一个一个地从我身边掉队的感觉,心里真的很爽!

波哥也很牛,虽然啤酒肚不小,但居然也紧跟其后。如果是我,恐怕早不行了。

不过有些游客,你是不得不挑大拇指的。

一对老夫妇,满头银丝,虽然步履显得有点艰难,上几个台阶就要休息一下,但那种相互鼓励的眼神,互相扶持的动作,凡目睹者,心里都是很温暖的!试想,如果我们到了这个年纪,不知道能不能象他们一样勇敢,给自己行动,让他人心动!

还有两个在路边休息的挑夫,个头不高,身材中等,但皮肤黝黑,约五十多岁。一个挑了两捆瓦片,一个挑了八箱酸奶,他们说一百多斤,我壮了胆,上去努了两次劲,腿发软,没有挑起来,看箱子说明,算了算总重量120多斤(8*7.5kg)。

我问那个挑瓦片的挑夫,老伯,您的主顾怎么给您算工钱啊!

他说,一片瓦,三毛!一天两趟,六七十块钱吧。

我本想说几句仰慕或类似钦佩的话,但是却找不到,这是一种特别的精神,任何语言都有点乏力。

旁边,一个小姑娘对我说,工地上打工现在也要一百多啊,为什么不去哪里?

真实的原因,我也不知道。

或许,泰山需要他们吧,他们已经与泰山融为一体,为这种文化做了最好的注脚。





登上南天门的时候,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酸酸的,沉沉的,颤颤的。

我估计,所有人的感觉应该一样。

此时随处皆知音啊。

过南天门洞的时候,有意识地找了找12年前蹲着睡着了的地方,不由莞尔一笑!



我和波哥找了一处石凳休息,补充了一些弹药。

借此机会,环顾四周,看了看这个既熟悉也陌生的地方。

十米处,两个年轻的老外,像恋人,也像兄妹,在扔自己补充体能所留垃圾的时候,随手将地上一些他人扔的垃圾一同捡起来,塞进了垃圾箱。

我这才意识到,地上其实很多垃圾,果屑、纸皮、塑料空水瓶、一次性垃圾袋……而其他游客们过来过去,好像对这些已经熟视无睹,也包括我。

一位年轻的导游小姐为避风靠在公厕旁边的墙上,挥舞着小黄旗,叫喊着,北大的,北大的,这里集合。

我下意识地想目睹一下北大人的风采,便扭过头去。

一位先期过来的年轻人,平头,墨镜,多功能小褂,白色紧身牛仔,双手喇叭状高喊:北大的男女老少爷们,厕所里集合了。

远处爆发性地传来哄笑。

地上的果皮纸屑随着山顶的风乱窜,与环卫工人们躲猫猫。

环卫工人们对于这里的喧闹和繁杂显然已经麻木,面无表情地拖沓着步子,东瞧瞧西捡捡。

一位年轻的妈妈,拉扯着一个大约三岁的孩子,脸挂怒色。

“你再乱跑,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孩子不做声。

“错了吗?哪儿错了?快说?”

妈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孩子身子被控制了,眼神却顾盼四周,有点魂不守舍。

…….

这里游客混杂,南腔北调;摊铺簇拥,小贩岗立;

本来稍微一旋身,就可以将连绵群山雾霭烟霞尽收眼底的宽阔视野已经被挤到了不能容忍的底线。

山顶的风很硬,一位墨镜大哥居然光着上身,挂着个四处晃荡的相机迎着风头拍照,浓乱的头发,纹身的臂膀,很扎眼。

这样赚取眼球的神马牛人,现在是无处不见啊!





休息完毕后,和波哥开始了山顶之旅。

波哥喜拜神,庙宇必进,香烛比点,小面额布施比投,佛龛道像必拜,双手合十时,还念念有词。

此虔诚之心,佩服之极!

去玉皇阁途中,见一大石。

此石十米见方,平坦宽荡,阳光充足,四周枝林疏朗,风渐缓柔,心大喜,便以包做枕,幕天席地,仰卧其上。

于是眼睛微闭,渐入佳境……

不一会儿,只觉得云海松涛、雾霭烟霞由远及近;蓝天暖日、鸟语清风扑面而来。

整个身心沐浴在天籁之中,其美其妙,难以言喻。

此情一刻,千金难买。





小憩片刻,起身不见波哥。

或许波哥忍受不了这种庸风俗雅。

到玉皇顶的途中,找到了波哥,他已经烧完了香。他说,我刚才休息的时候,其他的几个庙他都已经看过了,问还用陪我去吗?

忽然想起碧霞祠门口收票的两个道士,一个走路左晃右摆,认钱不认人;另外一个斜靠着柱子,眉开眼笑地盯着手机写短信,脸上的肥肉摇摇欲坠。

祈福求平安的庙宇道场俨然成了收金揽银,藏富纳垢的地方。世俗之气尽染,清净之气荡然无存。

想到这些,本来的虔诚之心就滋生了厌恶之感。

我说,这些庙子以前都去过了,没什么新鲜的,算了吧。



此次,登泰山,不知道为啥,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激情。

12年前的那次之行,每见一处碑文就留影,每遇一处亭台就合照,似乎要把整个泰山都装走。

印象最深的那张照片,是我憨大胆,爬上了仙人桥,抖着腿,让同学拍的。

所谓仙人桥,三块巨石,天巧机缘,在山崖之间相互挤压,攀搭成一座石桥。

这次又去了见了他,居然没有多少久别重逢的激动,看着那些三步一照,五步一拍的游客。我竟然心如沉水,不起波澜。

忆起昨日之景,一如碎梦落尘,刚刚擦肩而过而已。





泰山沧桑几千年,风雨如磐若初见。

这12年,电光石火,弹指一挥间。

这12年,年年岁岁山依旧,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变的,是山;变的,是游者之心。

12年前,执着于外物,物华天宝,浸染其中。

12年后,山依旧,庙依旧。不同的是那让人醉淫其中的山风暖日,还有那些色杂影乱的行人。

我享受着,回味着,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1-18 19: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