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02|回复: 0

[看见][视频]言者·老毛 201203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22 19: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窗外的夏天 于 2012-3-24 13:44 编辑

CNTV高清视频

 

   《言者毛丰美》

  CCTV《看见》3月18日节目文本

  【演播室】三年前,在报道两会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起意外的事件,当时我正在直播中采访一位代表,忽然眼前一黑,有一个人从镜头面前直接穿过去了,全屋子的人都惊着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位又昂首阔步从镜头前面返了回去,手里还拿着一根玉米。

  【采访】

  记者:你还记不记得这个?(拿出一个玉米)

  毛:我太知道了,你把这个东西都留着啊?

  记者:这是我做这么多年两会里面唯一的纪念,就是这个。09年的时候。

  【影像】09年节目:老毛拿着一个老玉米,到处呼吁粮价

  【解说】这支玉米是被人们称作老毛的人大代表毛丰美从辽宁带来的,他说粮价太低,这么好的玉米才卖几毛钱。农民太吃亏了,非要带来让大家摸一摸这只黄澄澄的大穗玉米有多金贵。采访结束后,这支玉米落在了桌上,就在我直播采访另一位代表时,他大部闪过镜头,拽走了玉米,看都没看一屋子人,又从镜头前头大踏步走出去,说要带着玉米回会场,说服别人去了。

  记者:当时我正在做直播,你直接从镜头前面过去就走了。

  毛:对这个场面我是记得,后面谁来说你太冲了,人们做节目你还能这么干。我那个时候就忘了。

  记者:你那么急着干嘛?

  毛:去开会

  记者:当时还有人说老毛那来不是当道具的,还拿走,还向着给我们留着当纪年,结果拿走了。

  毛:你真有心意。

  记者:就是觉得你挺把这个当真。

  毛:确实是当真。

  [纪实]:2009年,关于粮价的发言。

  【解说】老毛没有白着急,粮价要“小步快涨”在当年写进了中央文件,那年秋天,粮食涨了两毛多,老毛接到很多电话,说他把农民的话给说出去了,那时候开始,他有了个称号,叫“最敢为农民说话的代表”。著名的嗓门亮,说话直,他在铁岭附近的乡村调研时,发现当地的河流受到上游化工业的污染,10多万人喝被污染的水长达10多年,他就装了两瓶子黄黑色的污水,在两会上拿出来直接搁在桌上,他越说越激动,就站了起来,甚至拍了桌子。

  【采访】

  记者:你当时不担心这个刺激吗?

  毛丰美:刺激什么?把老百姓喝到这个程度了,还刺激什么?

  记者:当地老百姓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你了解吗?

  毛丰美:哎呀那牙黑的,那马都不喝水,老百姓都造完了,我们的人民代表去了,人都的哭啊,说这个事情你要是能给俺们解决了,来世都感谢你们,就是那样的。//第一天我发言嘛,我把这个水拿去了,讲的讲的我就起来,我很生气,我说今天我带的两瓶子水,一个是河里的,一瓶是过滤好几天的,今天咱们开会所有代表,谁能够喝一口,别说一瓶子,咱就叫个号,结果老百姓已经喝十来年了,咱们还在这里开会呢。我实际已经激领导了。

  记者://你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拍桌子。//你怎么那么激动?

  毛丰美:性格,就是着急,要把这个事说出去让大伙都知道,上面赶快知道赶快办。

  【解说】当时,在场的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听完毛丰美的发言后说,老毛,这两瓶水你给我,我带回去,一定给你落实。老毛六十岁的人,说他太高兴了,说得眼睛都红了。当年,政府就开始安排资金打深井,三年时间内,喝水的事解决了。

  记者:好多人说在中国办事你得慢慢来。

  毛丰美:我抗不了那个挨,就是一天到晚磨叽,不着急不上火,我的性格就不是那种性格,就是想有什么事情赶快办,就是这样性格。//

  记者:你这个脾气不怕得罪人啊?

  毛丰美:我都农民,我始终就这么想,我就是农民还能把我怎地?

  解说: 200 7年,老毛与温*宝总理座谈时,说到农民贷款太难,农民的宅基地和土地不能抵押,银行风险大,只能做小额贷款,成本高,这部分费用就加在了利息上,所以农民去贷款,利率比城里人高出不少,没有钱,想发展什么都不容易。这次座谈后,解决农村金融问题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但老毛觉得,他得把声音喊得更大一点。2010年1月,他因为结肠癌,做了四期化疗,本该在医院静养观察,他还是抱病进京上两会,会开到一半,又不得不返回医院进行化疗。

  【采访】毛

  记者:那你干吗还来,你请个假呀。

  毛:我不就是那个建议没有提出去,我就是为了这个,在会议还得提建议嘛,我就是为了这个,在会议上发言就回去嘛,不为了这个我来干啥?

  记者:非把那句话说出来?

  毛:不说不行,我还能动弹,我还是代表,我就要去说。

  记者:你托别人把建议带来不就行了。

  毛:那表达的能和我一样吗?那不行,非要说,让大伙都知道。

  【影像】一组会上争论

  解说:今年两会他还提这事,议案中写得很直接。

  记者:我看你关于农村金融贷款的事,你已经提了不止一次了。

  他说:什么时候解决了什么时候不提。不解决我就说。

  【纪实】小组讨论 农民贷款问题

  毛:让农民也享受到和城里那个国营银行一样的利率,对俺们是不是也公平啊,俺们存款(利率)都一样,我们贷款(利率)就非得高,是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这个应该公平。

  张桂平(支持方):毛代表,我觉得这个确实是有问题,他怎么能对农民贷款利率不高这个,不违法吗?

  老毛:不是告诉你了吗,成本,成本高,手续费多,一大堆,成本高了,就加在你身上了,就这么个事儿呗。

  【采访】

  记者:我看你在会议上说的时候,有些代表还是不知道这个事情。

  毛丰美:不知道,他们说能这么高的利率吗?我说我在农村第一线我什么事不知道?

  记者:对农民来说他们发出这个声音的机会渠道不够多不够大,所以这个社会当中知道的人不都多。

  毛丰美:是这样,他们不知道,这些代表根本不知道,另外农民本人他都不知道,他都以为农民就需要这么高的利息,他还感谢人家银行,拿这么高的利息还贷不上哪,额度还不行,这还能好?

  记者:你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毛丰美:就是农民他的知识面,//知道的东西太少了。

  记者:所以也肯定有人觉得说那就等一等把,等他们意识到了他们争取的声音大了,到时候再说。你为什么这么急?

  毛丰美:我不可能老当代表啊?我还有个责任问题,我还有个时间问题,至少在我当代表期间我得报。国家改不改是国家的事,我起码得赶快//就像银行这事,农民贷款利率高,将来改那天,我能感觉到我做过铺垫,我提过,做过基础。

  【解说】:老毛开会时总是脱稿说,想到什么就直接说,当天现场,谈到农村金融和土地问题的时候,在场有代表考虑的角度与他不同,两方争论了起来。

  【纪实】:

  毛丰美:(农民贷款)没法贷啊,下面没有腿啊,他说,农民上你县城人家认识你吗,不认识啊,农村的金融服务机构就是农村信用社啊,哎呀我说农民太不容易了。

  张玉坤(银行行长):如果用商业化的银行贷款,目前解决起来就像小微企业贷款是很难的,它是一个古今中外,所有社会城镇化当中一个共同的问题,这个需要政府配套性的相关性政策来服务。

  毛丰美:反正,张行长说不少啊,我也听明白一些。反正银行的事,国家的事我们不明白,我们就想农民贷款降下来,别的都一样,贷款非得高,那就不合理,就不平等。它(风险、成本)高的部分国家财政去补啊,你不能叫农民担啊。

  记者:比如说你在开会,你提出的方案人家和你争论。

  毛丰美:不在乎争论,争论不是坏事,我从来都是,代表争论不是更好吗?争论的过程大伙儿才知道实情。

  记者:你提的几乎所有的问题,都要中央政府加大财政的投入来向农村倾斜才可能做得到,有人说这中国这么大的地盘要多少钱?

  毛丰美:这个也是事实,中国农民一多半,像我这么说的都能解决的话,可能国家财力要拿出一半,但是你不能因为多,就不加大投资。

  记者:也许有人觉得说在现在这个社会来讲,农业占GDP的比例并不大,即使对他投资不大的话,也不太影响国民经济。

  毛丰美:他那个事是这么说,要是没有农业,这国家还瘫痪呢,这证明农民重要。是不是就要要农民这块加大投入。就当做战略。我也知道中央心思挺着急,我看出问题了,年年帮吵吵。

  记者:但是很多人习惯了说大家有共识,然后温文尔雅把他给执行了,是不太习惯在会上发生比较强的交锋。

  毛:不管,谁让你给我这个权力了,有发言权。

  记者:你怎么理解这个权力呢?

  毛:权利就是国家给的,人民给的,就是代表人民说话,人民有话就要说嘛,说错了给的权力也不追究。所以我从来没有感觉他们和我辩论不正常,我觉得正常。

  【解说】:碰到牵涉复杂的现实难题需要化解的时候,开了一下午的会,结束后,大家还得为了老毛单独再留下来关上门聊聊。(纪实)

  【采访】毛丰美

  记者:你要知道人民代表里面很多人是省里的领导,你说的时候没有顾虑吗?

  毛:我还是不太有什么顾虑,/真正领导还是愿意听点真东西。//那一年我们领导挺关心啊,他知道我明天有发言,他说你发言的材料给我看看,我说你看看怎么了?不放心啊?他说我把你把关,怕你弄错了,他说你说话也时候把握不住,我坐在你对面,我要是这么的话,你就不说,你就注意了啊,我说啊,领导你也不能顶他,结果他坐在我跟前,我开始讲的时候我就不看你了,我就转过去了,我说什么我就要说,我一点儿没受他支悠。散会的时候他说你行啊,你把我吓完了,你也不看我,把我吓完了,你说的还行。我也是代表,你也是代表。

  记者:你觉得你俩是平等的?

  毛:对啊。

  【解说】老毛是全国劳动模范、也是全国十大杰出村官,在连续4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期间,毛丰美提出了近200件关于“三农”问题的建议和议案,在重大现实变革背后,有他这样建言者的推力。

  (图片+文字):

  八届人大,老毛反映农村电价过高,电网不好。

  3年后,中央开始加大农村电网改造力度,最终实现城乡同网同价。

  九届人大,老毛提出农业特产税不合理,

  3年后,全国逐步取消农业特产税。

  九届人大,老毛提出取消农业税的议案

  最终,十届人大三次会议决定,全国免征农业税

  记者:也许没人知道你做过这事?

  毛丰美:我也不需要人知道,我就感觉我尽到我责任了。

  记者:那你能得到什么呢?

  毛丰美:我什么也得不到啊,我得到安慰,得我自己的安慰,我尽到责任,这就是我最大的觉得愉快,我每次提建议,要是中央给解决了,或者给我鼓掌,我心里很好受,那敞亮。那绝对是成果。

  【解说】开了一天的会,老毛回到房间,还得接全国各地的电话,都是向这个代表反映情况的。

  【纪实】在房间忙碌 打电话

  毛:(叹气)这一天简直累毁了。

  【解说】当了连续四届的人大代表,老毛现在的知名度很高了。

  【纪实】(宾馆房间里和记者聊天)

  毛:我就这么说啊,你们要能把这个事吵吵出去,我就谢谢你们,没有传出去,我就我百忙活了。

  女:您自己在会上也自己吵吵?

  毛:吵吵,绝对吵吵,我们辽宁代表团给我就叫明星代表。

  【采访】

  记者:你不怕别人议论你啊,说你出了名就用这个名去做事了。

  毛:我从来就没有怕过谁议论啊,他们对我总议论,对我也不是坏事。

  记者:你不怵这个啊?

  毛:我不在乎这个事,在我思想当中,我骨子里面,我当上这个头头,我就想干一番事业。

  记者:是不是心理还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觉得能得到满足。

  毛: 我从来干什么事情,我去开会,我都讲我上县里开会,领导没有表扬就是批评,我告诉你们,我说我从来就是非在前面不可。

  /记者:有没有人说你挺轴?

  毛丰美:他们说我犟。

  者:他们都说你是最敢为农民说话的代表之一,老说这个敢字儿,有没有说你会有点冒?

  毛丰美:冒和敢都是这个玩意,我有没有在乎过,主要是。

  记者:回到农村你也得做事啊,你也在社会环境里面。

  毛丰美:我有工作啊。我不是国家干部,我也不是公务员,我是农民,我是老百姓选我的。

  【影像】吃饭 聊天

  【解说】老毛脾气倔,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到了他的村子大梨树,一眼看见他们村的地标建筑,就一个字“干”,这个9米六的大字立在这儿,形容着这个村子和他的个性,

  记者:你不担心别人说那个大的字在那里会不会太直白会不会太土了。

  毛:我这个广场在另外三个雕塑,把我们干字的时间雕塑出来了,第一个是树立的公鸡,上面写的以鸡叫为亮天干,第二个三头上是个月亮,披星戴月干,第三个广场正中间是一个太阳,头顶烈日干 。

  记者:你这个太实在了。

  毛丰美:让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解说:三十二年前,他从一个兽医被选为村委员主任,老婆哭了三天,他也害怕。

  【采访】

  记者:你怕怎么干不好?

  毛:就是工作没有干好,百姓不认可我,这么着,我的心里也有点害怕。

  【解说】大梨树村属于辽东丘陵,八山半水一分田,在靠种地吃饭的年代,村干部的工资是挨家挨户收上来的,他说,老毛上任第一件事是说干部工资自己解决,没有钱,他在火车站看见车皮拉来的土豆,觉得有赚头,就按麻袋上看来的地址,借了一点钱就去了黑龙江进货。

  【采访】

  毛:钱这不是就来回这么倒腾倒腾。

  记者:倒腾不过来怎么办?

  毛:倒腾不过来我就说,这么的不好吗?你们着急卖,我们着急买,你们把东西卖给俺们,俺们成车皮买,我们人就在这儿你们就看着,我们卖完了,回来赎人。

  记者:都把谁压在那里了?

  毛:把我们副村长就压在那里了,我说这行啊,你们给他饭就行了,别让他饿着。这么着我们就,人在那待着,把成车皮的土豆买,下次小米一整一车皮,这么一来二去我们就不用压人了,挣钱我们就倒腾过来了,就这么俺们就把钱解决了。

  【解说】第一年,老毛带领新班子净赚了1万元钱,解决了干部的工资问题。两年后,老毛觉得火车站附近的生意好做,投了县城唯一一家宾馆。又发展旅游,种植果园,现在大梨树村是全国的国土治理先进单位,集体收入超过3亿, 进入了中国名村影响力百名排行榜。

  毛丰美:我们当地县城啊,我们比它强,今天现在我们当地的县城多少人走后门去我们村落户,去我们那买房,我们不要。

  记者:说起来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

  毛丰美:特别得意,全国评六个中国农业公园有我们一个,你想想那个景,老百姓的生活会怎么样?

  【解说】:从此之后,老毛也多了很多机会,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县里也要提拔他当乡长,他拒绝了。后来,又要选他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

  【采访】

  毛:实际我寻思了好几天,你说一般人没有这个机遇,这实话说,我这是像天上掉下来的,那么自己到底行不行。/后来我到组织部了解了解情况,我说我副县长,我管不管人?他说什么叫管人?我说我管的范围,这些行业,谁行我能不能提上来,他说那不行,俺们组织部是管人的。我说他不适合这个工作,我能不能拿下去?他说那也不行,他没犯错误,纪检委没处理他,那怎么能拿呢。我一听拉倒吧。

  记者:政府的运转他是有一个规则的嘛。

  毛:那不适合我。

  记者:可是你在那个位子上你可能能多给农民办点事情啊,你也知道农村的实际情况啊,是吗,你不从这个角度考虑考虑?

  毛:人我都用不好,我怎么去干工作?

  记者:你干吗这么急?你适应适应。

  毛:我的性格就是这么一个性格,在我们那儿我今天想的事情明天就干了。

  记者:别人说像您这样就只能当村委会主任了。

  毛:只能当就只能当吧,就当到这儿。这么着不就挺好嘛。

  记者:干这个有乐趣吗?

  毛:俺就觉得和老百姓在一起就是乐趣,人就是个人有一个想法,不适合俺,俺的出发点就是干点事儿,结果那不好干也不容易干。

  【解说】后来,新上任的书记为了表彰老毛,想给他一个公务员编制。老毛考虑之后还是拒绝了。他说,村子里班子开会的时候,他总喜欢说,好,大家一块好,他要是当了公务员,大伙儿就觉得不是一条心了,他觉得公务员不就是有劳保吗,从那以后,他给所有的村干部都上了劳保。

  【采访】

  记者:您刚才也说全国人大代表之后,别人看的眼光也不一样,办事情的时候也不一样,你要是有一天退下来了。就是个普遍农民,你会不会有失落?

  毛:我半点儿没有,我曾经就是农民,我当代表我还是农民,我当代表只是多说了几句话,给大伙儿带个话,我不代表了还是农民啊。

  记者:那万一将来别人不认你了,办事没有那么痛快了。

  毛:呵呵,无所谓。有上就有下,那算什么事。//

  记者:那您图个啥啊?这么些年?

  毛丰美:就是图个乐啊,这么想就欢乐,就挺好,就行了。

  记者:您是真欢乐是吗?

  毛丰美:对啊,我非常欢乐啊,并且是打内心里的,知足者常乐,我知足了,我满足了。

  (散场,收机器)

  记者:谢谢毛代表,玉米我带回去了,一直在我书架上放着呢,粒儿掉了两颗,还挺心疼的……(合影,隐黑)

  【演播室】当时在镜头中,老毛拎着这根玉米从镜头面前穿过之后,我曾经对观众做了一个解释,说这位代表急着拿着玉米回到会议室再去说服别人,所以他眼里心里只有这一件事,他急是因为他当真,他当真是因为他相信自己履行的职责,能够推动现实进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柴静论坛 ( 湘ICP备05009546

GMT+8, 2019-1-18 19: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